媛苑鳶

同人圈咸鱼写手,沉迷于杀戮秀无法自拔(*/∇\*)
祖籍黑塔利亚
皮皮吹,狐狸吹
资深声控,控729,控边江,控路梓,控夏天……哎呀,好多
黑三角厨,sot厨(东南混血),王也,各种厨厨厨!!!
脑内有大坑,但是由于懒癌作祟,一直没时间填。

【sot/舜远】来相思树下(预告)

食用说明:
1、你好,这里是潜水已久的小透明,萌时之歌萌了两年了,却一直没有做些什么…愧疚万分QAQ
2、这是组织上的党费,舜远大法好!
3、背景设定为狐妖,《狐妖小红娘》,由于狐妖停更所以心碎一地。当然没看过也没有关系,不影响。
4、主cp舜远,还有一些其他的cp(比如维赛),具体设定见文~
谢谢~

part1
“你要小心了啊!里面那位主子可不是好伺候的人。”“谢谢谭姐的好意。”尽远微微阖首,眼睑微垂,淡淡地微笑着,看似温顺,却半点没有退让。
“算了,才来就被分配到这职位上,也是你不幸,”女人突然上前一步,抓住他的领子,潮湿温热的气息喷在尽远的脸上,“我跟上头说一声,这副样貌去当一个生活助理可惜了,要不……跟着我吧?”女人的手指暧昧的扫过自己玫瑰色的唇瓣,看男人没有反应,她更变本加厉地轻轻扭动着柔软的身子。
不料男人却突然将她一推,力度刚好不会让她受伤又能摆脱她,男人语气不变,依然是那样淡漠,“不牢谭姐费心,不管在任何岗位,只要做好,问心无愧便是了。”
淡漠却又强硬,彬彬有礼却又毫不退让。
“好…”女人完美的笑容有些勉强,一想到自己居然被拒接了,就来气。
可是…她轻轻扫过男人的脸庞和胸膛…这样的货色…果然…还是有些不甘心呐……
“那么尽远先生好好考虑一下吧,我一直等着你呢~”女人重新挂上甜美的笑容,仿若之前的事情没发生过一样,天真无邪地提出邀请。

part2
男人背对着他,站在巨大的透明玻璃墙边。
这栋楼位于市中心,选择的是最好的位置,透过这个摩天大楼的上层玻璃墙,可以将附近的建筑尽收眼底,地面建筑愈来愈小,小到如同蝼蚁一般。
仿佛轻轻一捏,便可碾压成碎片。
带来的是那凌驾于一切的权力的滋味。
每个成功人士都十分青睐这个地方,因为可以品尝到权利的滋味。而男人也不例外—— 作为华国目前最有名的影帝,他有足够的资本。
但同时,这位先生也足够的任性——性格乖戾,通告看自己的心情接,就连剧本也是按自己喜欢的来选。然而,由于太过精湛的演技,和俊美的面容,依旧受到一大波粉丝的热爱。
没有人敢对他说三道四。
至少明面上没有。
那人背对着尽远,只能看到他西装包裹的修长身躯,和及腰的束成一个高马尾的长发。
尽远望着那人的背影,心中百感交集,金色的眼眸中飞快的闪过了无数复杂的情绪,最后归于平淡。
“舜先生…”他开口了,“我是公司派给你的生活助理,以后请多多指教。”
男人听到身后的声音终于转过了头,眼帘的就是那锋利的剑眉和那纯黑的眼瞳,黑的纯粹,仿佛要将人拖入深不可测的深渊之中,然后万劫不复。
“舜先生…”尽远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,他快速整理好自己的情绪,深吸了一口干燥的空气,然后缓缓吐出。“我就是你的生活助理,我叫……”
“8号……”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,男人出乎意料的开口。他的眼睛没有看向自己,而是抚摸着手上的青花茶盏,“先留下吧,以后看看你的表现。如果我不满意,那么你可以走了,当然如果你受不了我,那么也随时欢迎你离开。”
“…是,先生……”第一次见面就来个下马威?果然还是这样不信任人吗?
尽远偷偷地挤出一抹苦笑,却没有再说什么

part3
“别老喝咖啡,对皮肤和身体都不好,就算工作再忙也不能熬夜呀,身子会受不了的。就算你不心疼,到时候一堆粉丝心疼她们的大大怎么办?”尽远抽走了舜手里的咖啡。
手里空荡荡的,很不习惯,舜皱了皱眉,刚想说什么,一个茶盏就放在了自己面前。
袅袅热气伴着茶香慢慢上升,随之还有耳畔的低语,“尝尝我新泡的茶吧。”
【 殿下,尝尝在下新泡的茶吧。 】
【熟悉的语句,相似的语调,模糊的眉眼……以及,加速的心跳…】
舜突然站了起来,转身,一把抓住身后人的手腕,“你…叫什么名字…”眉目间满是隐忍。

part4
“舜大影帝也有借酒消愁的时候?”来人坐在了自己的身边,语气无奈,手上的动作却是毫不犹豫的将自己手里的啤酒抽掉。
“啊!你还给我!”“不。”尽远异常坚定,一只手拦着舜,一只手拿着啤酒,往一边伸直。
“你!无耻!”舜为了拿到自己的啤酒,整个人都扒在了尽远身上,看着夺回无望,舜抓着尽远的一只胳膊摇啊摇啊,不停用眼神控诉。
尽远一瞬间居然觉得自己是在欺负小孩子。
“好啦,乖。”这真的是用来哄孩子的语气。
舜凝视着那人的眉眼,觉得自己可能真的醉了,否则怎么会觉得自家助理怎么这么好看呢?特别是那嘴唇,不算薄,却特别适合轻吻。
仿佛被诱惑了一般,舜不自觉地问到,“你…喜欢怎样的人?”

part5
“这是我妹妹,弥幽。”
“你好。”
“我…见过你……”
“在梦里面……”
part6
  “以吾手中之剑为凭,在此立誓:
  臣,尽远,愿奉太子——舜殿下为主君!
  以吾之名,传其嘉望;以吾之身,护其永康。
  以吾之血,铸其荣光;死生相随,祸福同当!
  楻天厚土,日月为证!但有半点违背,尽远必诛于此剑之下!”
  
  金铁般的铮铮誓言一字不落敲进了舜的耳中,震得他几乎产生了时光回溯的幻觉。眼前这一幕仿佛和记忆深处的某一幕相重合,同样灿烂的阳光,同样坚毅的面庞,同样让他心潮澎湃的誓言……
那是…什么时候………

part7
“我!尽远!”
【舜!我答应你!】
伤口在痛,每说一个字声带都在抗议。
“愿意!…用……”
【我答应你!我愿意的!】
每个角落每个器官都在叫嚣着疼痛。
好痛
好痛
好痛
“口口妖力!起誓!……”
【我愿意永生永世和你在一起!】
身下湿滑的一片,是血吗?肯定是血吧……
原来他的身上还有这么多血啊……
那就好,一时半会儿,流不完,还死不了……
“让我们……”
【所以,我求求你……】
可是舜呢?舜流的血肯定比他还要多啊!舜肯定疼死了。
舜,很痛吧,所以…求求你……
“来生相遇。”
【快点起来!回答我啊!!!】
呻吟出来吧!
喊出来吧!
回答我啊!!!
“舜!!!”尽远抱着爱人,拼命地抱住他,将温度传递给他。
声带早就破损,声音如同破烂的口风琴,沙哑无比,可是尽远还是用自己认为的最温柔的声音凑到爱人耳边,缓缓的说着,“舜…我答应你了…你不是…一直想把我带到苦情树下续缘的吗?我答应你了…所以……你看看我啊?……就三个字,你也说不出来吗?……你不是…这么厉害的吗………”

part8
“这么晚了…还有客到访。不如稍坐片刻,品品在下新沏的茶。”
“尽远……!”
来人全身的肌肉一瞬间绷紧,墨蓝色的瞳孔一瞬间变成一条危险的竖线。
“没想到,居然是你。”藏在暗处的人罕见的没有动,“居然在这里见到了你,也就是说…今天早上那个人……是【他】?”
察觉到了氛围的变化,他笑了,“呀呀呀,猜对了,没想到居然真的是【那个人】。”
“不过看他那一副样子,也根本什么都不知道…你说这是不是一个好机会…一个杀了他的好机会?”
话音未落,影刺客猛的一偏头,锋利的陶瓷碎片从他的脸颊边擦过,只有他再慢一点,绝对不只是擦伤这么简单。
“你敢动他试试?”
影刺客不怒反笑,感觉到了脸颊上的鲜血,他漫不经心地用食指拭去。手指浅浅拂过脸颊,指节出轻微地转侧,稍微施加了一点力道,那抹血色的液体被抹去了。“没想到,当年那个威名远扬的侍卫长居然弱到了如此地步,我猜猜,你为他…付出了多少?”
“三成?”
“五成?”
“七成?”
“还是全部?”
茶盏早就变成了几片碎块,锋利的边缘刺进手掌,而尽远像感觉不到痛一样,一点点攥紧了拳头,肆意的鲜血从指缝流出,滴落在地毯上,染红了一片。
对鲜血异常敏感的刺客玩味的眯起了眼睛。
不,他不是感觉不到痛,而是借以疼痛保持清醒的头脑而已。
“五十步笑百步。”尽远突然出声,金色的双眸满是凉薄,“你与我并没有任何差别,都是可怜之人罢了。”
“而且……我这次来,只是为了取走我的东西。”
“【尽远】早就死了。死在口口年前的那个晚上。”

part9
“如果时间可以停住的话……”
“那你会一直这么蠢下去。”
“哈?你这个时候不应该应景地吻上来,然后说:那你会一直停留在我的眼睛中吗?”
“别自作多情了,我又不喜欢你。”

我知道没人来看…我就是一个小透明…
但我对舜远是真爱………

评论(2)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