媛苑鳶

同人圈咸鱼写手,沉迷于杀戮秀无法自拔(*/∇\*)
祖籍黑塔利亚
皮皮吹,狐狸吹
资深声控,控729,控边江,控路梓,控夏天……哎呀,好多
黑三角厨,sot厨(东南混血),王也,各种厨厨厨!!!
脑内有大坑,但是由于懒癌作祟,一直没时间填。

【雷卡】龙舌兰的花朵

灵感来源于:《生死一舞的爱语》
情人贺文 

“我不想成为被大哥保护的弱者!”
一声怒吼划过静谧的夜空,似一把刀刃,将之前谁心里竭力粉饰的和平残忍地割裂开来,露出血淋淋的内里,然后明晃晃地展示出来。
砰——
有什么碎了。
“卡米尔………”雷狮沉下了脸,身旁有暗雷闪烁环绕,更加显得那双紫罗兰色的瞳孔阴沉。难得在自家弟弟面前露出这样骇人的表情,雷狮缓缓说:“卡米尔…谁告诉你是弱者了?”
“难道不是?”卡米尔反问回去,毫不胆怯地回望回去,两人的眼神交汇,然而这一次却不似从前那种大海包容星空的柔和,而是利刃与暴雷的碰撞。“大哥,我很明白自己在拖后腿。”
他顿了顿,咬牙道,“如果大哥不能舍弃我,那么我会连累您受伤。”
“卡米尔!我不想听这些!”
“但这是事实!”
这场罕见的激烈谈话以双方的沉默结束,雷狮是真的生气了,转头就走。
目送雷狮的身影走远,卡米尔突然一下子跪倒在地上,双手撑在地上。他仿佛收到什么看不见的打击一样,脸色一瞬间卡白,他右手捂住了自己的心脏,紧紧的按住,好像不这样的话,什么东西就会不受控制地冒出来。但是不难发现,在他原来用右手撑着的地方,一个血手印赫然。
卡米尔闭上了眼睛,他很明白这场尖锐的交流是由他突然的任性开启的,而他确实是在无理取闹。
可是………

之后双方都陷入了冷战。
或者说除了战斗需要,卡米尔一直在和雷狮保持着五米以上的距离——他反应比雷狮慢,但这五米的距离足够给他缓冲的时间,然后在雷狮靠近之前用无定之躯减轻重量拉开距离。
理智冷静的海盗团军师在除了战斗时刻,任性的如同闹别扭的孩子。
不………
或许现在不能叫海盗团的军师了……
大赛进行到最后的阶段,从三千人到现在的十几个人,厮杀从未停止。良知?善良?心软?统统抛弃,每个人都在为活下去的定律努力着,痛苦着,然后更加努力,更加痛苦着。
日复一日的厮杀,抹掉了最后一丝人性。曾经心存怜悯之人,也不得不为了“活下去”这个痛苦的定律,杀了其他的参赛者。
弱小的人,发疯一般拼命,强大的人提防他人的联盟,所以活到现在的没有范范之辈。
伴随着鲜血的还有背叛。
帕洛斯的叛变真的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,唯一出乎雷卡两人预料的,是他居然得到了银爵的帮助,这件事的后果就是,卡米尔的右臂被炸伤,尽管后来恢复了,也要比从前迟缓了。
如今,海盗团只剩下了他和雷狮两人,而右臂有隐伤的卡米尔,成为了雷狮的“累赘”——卡米尔一口认定。
其实最令雷狮生气的,不是卡米尔对于自身实力的看轻,而是一贯冷静的他明明应该知道最后的关头,他应该全心信任自己能带给他胜利,卡米尔应该是雷狮最锋利的矛,最坚硬的盾,也是最虔诚的信徒,然而他不仅没有做到这一点,反而如同小孩子一般和自己闹别扭,搞冷战!

人永远无法知道未来的事情,所以在未知到来时才显得措手不及。
卡米尔眼睁睁地看着那道本应该击中自己的子弹射中了雷狮。
子弹射入肉体的声音被放大至无数倍,像是一颗炸弹在脑海内爆炸,将所有思绪炸短路。
为什么?
为什么?
为什么?
为什么要替我档子弹?我们不是在冷战吗?你不是讨厌我吗?
为什么!!!
那个的参赛者眼看自己居然伤到了雷狮,也不管他放冷箭的行为多么卑鄙,他不禁有些飘飘然,正欲给同行的人邀功,一道刺眼的绿光闪起,元力猛的波动,一时间众人竟难以睁眼,等光芒减弱后,所有人才发现两人消失了。

“大哥…大哥……”声音不复以前的冷静,微微带着抖音和哽咽。
但即使是这样,卡米尔手中的动作却十分迅速,他快速地将雷狮身上的伤口处理好,然后消毒包扎。
等最后一抹血色从视网膜前消失,卡米尔才如释重负地长舒了一口气。神经放松下来之后他才发现自己身体的无力。
这是元力突然爆发的后遗症。
腿一软,卡米尔差点跪下去,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,雷狮这个时候却突然将他一拉,于是卡米尔毫无防备地坠进了雷狮的胸膛中。
“不逃了?”带笑的语句从上方响起,富有磁性的嗓音流进耳蜗,带起一阵酥麻。卡米尔顾及到雷狮身上的伤,不敢轻举妄动。
“还躲吗?”卡米尔没有说话,他的头埋在雷狮的胸膛中,看不见神色。还是还是
“卡米尔,别闹了。”雷狮难得一次放软了姿态,原因无他,只是他无法忍受卡米尔在自己眼前受伤,这也是为什么他们明明在冷战,可雷狮还是无时无刻在保护他。
比思绪情感更快的,是本能。
保护他的本能。
让他跨出了那一步。
突然,卡米尔毫无预兆地推开了雷狮,力气大地出乎意料。
他将头转到一旁,手死死捂住嘴,可即使是这样也不能阻挡剧烈的咳嗽声,卡米尔咳地那样凶,撕心裂肺,像是要将肺都咳出来。
“卡米尔!?”几片黄绿色的花瓣悠悠地从卡米尔的口中飘落。
“大哥……”卡米尔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,连忙拾起花瓣,握紧。
“花吐症?卡米尔,你……”雷狮惊讶地看着他,当他的目光触及卡米尔的眼眸时,立刻说不出话了。
那双蓝色的瞳孔如海浪般,各种情绪在其中翻滚,悲戚,痛苦,不安,胆怯,一浪接着一浪,将那双原本通透的眼眸沉淀成暗色。
卡米尔握住雷狮的下巴,身体前倾,在他的脖颈旁低语,“大哥已经猜到了,不是吗?”他微仰起头,眼睑低垂,唇瓣微张,像是快渴死的鱼祈求着神的甘露。两唇却仍留着半丝空隙。
一种欲拒还羞的纠缠意味就从那丝空隙中慢慢衍射出来。
卡米尔没有选择触碰到对方。明明是一个倾身的距离,竟仿佛隔着整个深渊一般。
“你喜欢我?”雷狮的声音低哑。
卡米尔没有回答。
雷狮突然一用力,将卡米尔推到在床上,卡米尔躺在床上,以一个献祭的姿势。
“你喜欢我。”同样的语句,不同的语气。
他们视线相交,雷狮在卡米尔闪烁的瞳孔中看到了自己想要的回答。同样的,卡米尔也在雷狮的瞳孔中看见了闪烁的光彩,闪烁着喜悦。
原来他不是一厢情愿。
原来这份禁忌的感情……
那一瞬间,他得到了神的垂爱!
那一瞬间,卡米尔想不顾一切,将理智,算计,阴谋通通抛在脑后!只想深深的,深深地,将自己献给雷狮。
但是很快,胸口的疼痛换回了他的思绪,他回过神,却看见自己所爱之人已经垂下头,他飞快地捂住了雷狮的唇,而他们两人之间的距离,只有一丝缝隙,是的,只有一丝空隙,一丝隔着深渊的缝隙。
“不…不要……”
对上卡米尔苦苦哀求的眼神,雷狮忍不住愣住了,那个一直都很乖巧,很坚强,很倔强的弟弟…居然会露出这样的表情…如此的易碎,如此的胆怯,如此的害怕,这样的属于弱者的样子。
他说,大哥,不要吻我。
他说,大哥,放弃我吧。
他说,大哥,我不想在这样痛苦地走下去了。
他说,原谅我吧,让我自私一次吧,让我就这样怀着对大哥的爱意幸福的死去吧。
他说,大哥我后悔了,我不应该来凹凸大赛,我好怀念以前在雷皇星的幸福日子。
他说,大哥,我好怕…我不想死………
他说,求求你,大哥………
他说………
不对。雷狮这样想着,他看着那双如往日般漂亮的蓝眸渐渐蒙上了一层水雾,甚至说到最后它的主人把眼睛闭上了,只看得见透明的泪水从眼角滑落。
不对。不对。不对。这不是卡米尔。
雷狮像是第一次才看见他一般打量着他。
这个是他熟知的卡米尔吗?那个愿意为了他付出所有,那个冷静而理智,那个利益至上的海盗,那个愿意用性命来做筹码、与他一同豪赌的弟弟?
就不是他所熟知的卡米尔。
雷狮握着卡米尔手腕的手不自觉的用力,直到身下人一声轻呼,嗫嚅出一个字:痛。与此同时他张开了眼睛,眼泪汪汪的,如同受惊的小鹿。
雷狮一下子松开对卡米尔的束缚,那副样子就像是甩掉了一个垃圾,一个根本不值得入眼的垃圾。他站起身来,露出一个卡米尔看过无数次的神情——那是一个强者的傲慢与对弱者的不屑。
冰冷的视线在卡米尔的身上扫描了一番,然后雷狮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。
由于他再也没有回头,所以他看不见,当他转身的那一刻,卡米尔脸上那个痛苦,空洞,嘲讽般的表情。
他用手遮住的自己的面部表情。他想,大哥最讨厌怎样的人,我可是一清二楚的呀……毕竟这个世上最了解大哥的…就是我了。
绿色的汁液混合着猩红的鲜血,缓缓从嘴角流出。
这具身体…怕是撑不了多久了。
此刻,卡米尔所想的却不是还有多少时间能够苟延残喘,而是为什么时间就不能过快一点呢?


雷狮这一次是真的凶多吉少了。
不知为何余下的十名参赛者,在今天同时聚一个地方。
看来这一次真的是生死之战。
而落单的雷狮毫无意外的成为被攻击的目标。虽然雷狮是一头凶猛的野兽,但仍然无法与实力相差不大的小团体相拼。
孤狼虽然强大,但它毕竟是一个人。虽然以前不是遇到过这种情况,但如此狼狈而危险的却是头一次。
因为作为一头凶猛的野兽,雷狮只会进攻,而不注重防守,然而无论如何,无论如何的凶险,他的背后总是有一个人在默默地保护他。
是的,在雷狮保护卡米尔的同时,卡米尔也在宠着雷狮。
将后背毫无保留的给予信任的人,这是他们刻入骨髓的如同本能一般的默契。不管发生怎样的情况,他的后背,总会有一个人在默默的守着,守着。
然而这一次,那个人失约了。雷狮是真的孤身一人了。
然而不管记忆在如何警告,在如何叫嚣,也无法改变他那刻入骨髓的本能。
于是雷狮受伤了。
陪伴他的只有那一把从不离身的雷神之锤。
真是讽刺啊——
在两色相缠的剑气中,雷狮认命一般的闭上了双眼。能死在这个赛场上已经不错了。他最理想的死亡结局就是在一场轰轰烈烈的战争中死亡。然而为什么他会有些不甘呢,闭上眼睛,脑海中浮现的却是一张熟悉的脸庞。
——大哥。
脑海中的人这样叫着。
——大哥。
为什么脑海中的语句会出现在现实中?
——大哥!
是真的有人在叫他吗?
“大哥!”卡米尔看见自己最想守护的人竟然被伤的如此狼狈。心中的火像是快要烧了出来。
“你们——”卡米尔的眼睛缓缓扫过所有的人,那双眼眸中的疯狂神色却是让所有见惯了杀伐的人心悸。
“你来干什么……”雷狮没有看他,“不是说害怕吗?为什么不躲起来,还参与进来。”
“大哥……我是害怕啊,可是…我最怕的不是比赛,是大哥恨我。”卡米尔抓住了雷狮的手,牵引着它放到自己心脏的位置。
“还记得第一次我做这个动作的时候说了什么吗?”卡米尔勾起嘴角,神色柔软到不可思议。“看,它本来就是为你跳动的。”
“你就是我的全部…雷狮……我最优秀最任性最爱的大哥…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背叛你,我从来只为你的愿望而活着,对吧,你知道的,对吧?”
卡米尔开始呼吸急促,不知道是因为兴奋还是别的什么。
他忍不住,忍不住告白的欲望,他对雷狮了如指掌,但这是他好不容易有了想让对方了解他的心情的欲望。他想告诉他,告诉自己有多么爱他,可是好像时间不够了。
“大哥,我爱你,我非常的爱你。我是这个世上最爱你的人。”他紧紧地握住雷狮的手,像是这个世上他唯一的珍宝,在雷狮因为经验而放大的瞳孔中,他看见了自己慢慢虚幻的身影。
雷狮突然被一阵强烈的不安攥住了所有的心思,他想挣脱卡米尔的手,却发现自己做不到。
他惊愕地看向四周,发现除了他和卡米尔,其他的人都露出了一副不堪重负的神情,甚至有的人直接跪在地上,好像他们都背上都压上了千百斤的东西。
他看着卡米尔,卡米尔的身影在逐渐的虚幻,然而他的身上却冒出了耀眼的绿光。
“卡米尔你在干什么!”他想严厉的诰问卡米尔,却发现出口的语句是多么的惊慌和颤抖。
“大哥,你还记得吗?从前我们在皇家花园里,我好奇地指着一株植物,问你那是什么,你告诉我那是龙舌兰。它的汁液有毒,60年才开一次花,一旦极致地盛放之后便会很快的枯萎。”
“你说这个植物是不是很不幸啊!好不容易能够开花,却又很快地会死去。但是如果没有一开始就将她移动到花园中,那么她也许就是大漠中的一棵枯草,早晚泯灭在漫漫的黄沙之中。所以龙舌兰记住了她的恩人,所以她愿意为了回报他,而选择生死一舞。”
“还好,还好我找到了龙舌兰的种子,还好只要我付出这副身躯的血肉来喂养,那么就能把我的元力技能和积分全部留给大哥。”
“我曾经犹豫过,我想陪着大哥走到最后,我努力想跟上你的步伐,但是我发现我还是太弱小了。既然无法并肩,那么至少我要留下什么。”
“大哥,我真的好痛啊……我无数次在夜深时想,要不死了算了。每一次呼吸都闻着到死亡的芬芳,每一次运动都可以感觉到附在血脉上的藤曼扭曲,相互拉扯。痛得受不了的时候,我就会想大哥,想大哥当初为我许下的誓言。想大哥胜利时飞扬的表情。我就觉得自己还可以坚持一会儿。”
“花期快到了,隔得越近,我就感觉到身上的痛苦更加加倍,已经到了无法忍受的程度。可我不能让大哥发现啊,大哥那么疼我,要是发现了,那不岂不是功亏一篑了?所以我才说那些话,大哥,你原凉我好不好?大哥,我是真的很爱你的。”
热忱的感情在这种剧痛的折磨下,反而更加的强烈。
心脏的血液的开始被花蕾所吸收,准备着最后一次极致的绽放,枝条由四肢开始生长,甚至冒出了肌肤。
好痛啊。
卡米尔想到。然而他却在微笑,在自己的爱人面前微笑。
“大哥……”他的嘴角流下鲜血,“我的终端中有所有参赛者的具体分析,我不能再陪着你走下去了,所以我在想能不能为你做些什么。密码是我们相遇的那一天的日期。”
“大哥…”他说不出话来了,因为龙舌兰的花瓣堵住了他的喉咙,但他的嘴依然张张合合。
——我爱你
“卡米尔!!!”
结局:
“大哥,龙舌兰的花语是什么呀?”
小小的孩子轻轻扯着前面的人红色的披风,好奇地问道。
“听那个老头说,好像是:离别,不惜一切的爱。”
情人节结局:
“恭喜你,雷狮,你获得了最终的胜利,那么你有什么想实现的愿望吗?”
“我要复活卡米尔。”
“但是输掉的参赛者已经被抹去了所有的东西了。”
“不,卡米尔的心脏还留着。”
翻开的手掌上,一枚龙舌兰花赫然。
“传说中,龙舌兰还有一个花语:盛开的希望。”
THE END
大家新年快乐!
虽然说是情人节贺文,也在那一天写完了,但是因为乡下没有网,所以直到现在才能发出来……
你们不要打我。
那就把它当作,新年贺文吧!
虽然是采用了片段式写作,但依然没有改掉拖拉的毛病,冷漠凄清又惆怅,写到后面简直不想写了,草草的结了一个尾。
其实关于第二个结局那个龙舌兰的花语真的是传说…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………
我说这是糖,你们信不?
唔,还是祝大家新年快乐,万事如意!

评论(4)

热度(38)